院线电影《酒干倘卖无》演员招募

时间:2023-06-01 17:52:01阅读:4275
近日,由浙江大陶影业有限公司、浙江中影建元传媒有限公司、逸目子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院线电影《酒干倘卖无》正式启动全国演员的海选工作。并将于6月5日开启线下演员试镜,并且全程通过大陶影业短视频官

近日,由浙江大陶影业有限公司、浙江中影建元传媒有限公司、逸目子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院线电影《酒干倘卖无》正式启动全国演员的海选工作。并将于6月5日开启线下演员试镜,并且全程通过大陶影业短视频官方账号直播面试过程。

该片故事情节感人至深,由著名策划人、制片人、大陶影业创始人黄芳盛亲自操刀编写剧本,故事情节催人泪下,致敬《搭错车》《妈妈再爱我一次》等经典影片,同时致敬《酒干倘卖无》这首令人感动落泪的灵魂歌曲。该片创作灵感来源于同名歌曲《酒干倘卖无》,这首歌的意境贯穿全片,痛而不言,笑而不语。丈夫欠下巨额赌债丢妻弃子逃离家乡,哑巴母亲带着两个孩子相依为命。这一天,债主派人来要债,混混再次无功而返回到公司遭到黑老大训斥,黑老大决定亲自带人要账。黑老大到了村里,恰逢碰上两个衣衫褴褛的孩子盯着卖瓜的老人,老人呵斥孩子离开,见此情境黑老大想起自身童年命运和这两个孩子如出一辙,遂决定出钱帮孩子买了一个西瓜,让瓜农帮忙切片给孩子吃。两个孩子非常恭敬地对黑老大鞠躬表示了感谢,并给黑老大分了一片西瓜。吃着西瓜的黑老大到达母亲家中,看着家徒四壁的房子,瘦弱的母亲刚巧从外面背着一个破烂麻袋,里面装着纸壳瓶子,母亲看见黑老大一群人满脸惊恐,生怕这次孩子会被抱走。黑老大一个手下对着母亲怒吼:“你到底还不还钱。”说完这个手下过去把母亲推到在地,把她手中的袋子踢飞,瓶子洒落一地,母亲嘶哑无力地流下泪水,捡起洒落一地的瓶子,手下再次把瓶子踢开不让她捡。突然手下被一块西瓜皮砸了一脸,两个衣衫褴褛的孩子出现跑到母亲身边围着母亲,儿子说:“不许欺负我妈妈。”手下生气了说:“两个小杂种,看我怎么收拾你们。”手下刚想去揍两个孩子,又被砸了一块西瓜皮,黑老大走到混混面前,连扇了手下几巴掌,手下被打懵,捂着脸不知所措。黑老大从口袋里拿出一笔钱,递给母亲:“送孩子去上学,让他们长大了不要像我这样”。说完黑老大带领手下离开了村里。

因农村的小学都合拼到镇上了,母亲带领两个孩子去镇上求学,顺便拜访一下孩子的大伯。大伯一家在镇上算小康家庭,对于远道而来的母亲和孩子,大伯非常热情,但是大伯的老婆却是不给好脸色,以为这一家人是来借钱的,还把哑巴母亲种的红薯扔出门外,大娘说:“这些破烂玩意,吃了怕闹肚子,还是扔了吧。”大伯见状对老婆一顿训斥。两个孩子去捡起地上的红薯,对大娘说:“这是我们妈妈很辛苦种的,不是破烂玩意。”母亲眼含泪水,却无法诉说。因需要办理入学手续,母亲和两个孩子需要镇上小住几日,大伯让他们住进了客房,却因为只有一张小床,母亲让孩子两个孩子睡在床上,自己打地铺睡在地上,晚上被冻得睡不着,懂事的儿子看见这一幕,起来把自己身上的被子盖在母亲身上,母亲却不愿意,这时候好心的大伯送来了一床被子才让娘三睡个安稳觉。大伯回到房间被老婆一顿臭骂:“让他们睡得这么舒服干嘛,以后都赖着不走了。”大伯对于老婆是一脸无奈。

哑巴母亲因为没有城镇户口,两个孩子的入学事宜没有办妥。大伯介绍了一个同样带着两个孩子的离异单身父亲,他们结婚孩子才有上学的机会。从此哑巴母亲组建了新的家庭,这个单身父亲开始对哑巴母亲还挺好,由于需要供养四个孩子压力越来越大,脾气越来越暴躁,屡次酒后对哑巴母亲动手。哑巴母亲半夜带两个孩子离开了酒鬼父亲,却被发现,酒鬼父亲拿着木棍子一路狂追,母亲跌倒在地,两个孩子包住酒鬼父亲哭喊着:“不要打我妈妈,不要打我妈妈。”这时黑老大刚巧路过碰见,走过去三拳两脚将酒鬼打翻在地,指着他说:“以后再敢欺负女人和孩子,我废掉你的双手双脚。”在黑老大帮助下,母亲和酒鬼办理了离婚,并在镇上租了房子,母亲去黑老大公司当保洁。

黑老大由于许多外债没有催收回来,催债公司倒闭,那个曾被他砸西瓜皮的手下更是恩将仇报,将黑老大的犯罪资料递交给了警方,黑老大入狱。母亲从此又失去了生活来源,只能回老家种红薯,哑巴母亲就是靠着一根一根的烤红薯,将两个孩子拉扯长大。十年后,女儿考上了名牌大学,获得保送资格,需要去外省读书。母亲送别女儿时,还和童年一样,还是煮熟的鸡蛋和红薯包好了放进女儿的包里,女儿看见这一幕眼泪不争气流了下来,为了不让母亲难过,女儿跑去卫生间大哭了一场。儿子一心做着明星梦,随着年龄的长大,开始怨天尤人,恨自己从小没有父亲的陪伴,恨自己没有资本进入娱乐圈,恨命运的不平等,开始嫌弃母亲的身份,和朋友经过红薯摊,却假装不认识自己母亲。哑巴母亲心里难过,却也理解儿子的心情。

儿子因长相帅气,获得上苍垂青,被星探发觉,主演了一部偶像剧,同时和剧中女主演在现实中也谈起了恋爱。儿子一夜爆红,被经纪公司要求塑造完美身世,儿子怕自己原生家庭遭女朋友嫌弃,也开始杜撰自己的人生:小康家庭,父亲是教授,母亲是教师,身世良好,努力奋斗。儿子回家的时间逐渐减少,给哑巴母亲很多钱,哑巴母亲却都把钱攒着,她只想多看看孩子几眼,只想孩子常回来看看。女儿得知哥哥的行径,和母亲跑到哥哥的新闻发布会现场,却被保安拦住,保安把母亲和妹妹推倒在地,哥哥想起了小时候,很想冲过去保护母亲和妹妹,但最终欲望战胜了理智,他选择无视这一幕的发生。

妹妹和母亲回到家里,母亲因常年积劳成疾,开始一病不起。儿子得知母亲病重,托人带回来十万元钱,妹妹却把钱仍散一地,对着来人说道:“我们不需要他的钱,让他带着金钱名利去过他的下半生吧。”母亲被医生宣判时日无多,在人生的最后时刻,只想看儿子一眼。这一天在拍戏现场的儿子总是心神不宁,突然助理拿着电话走向他说:“你妹妹电话。”电话那头妹妹哭着说:“哥,妈不行了,他只想看你最后一眼,你回来吧。”儿子脱下拍戏的外套扔在地上,不顾一切向家中奔赴……

人物小传:

母亲:女,40至50岁左右,瘦弱无言,靠捡空瓶子和烤红薯养儿育女,一生饱受苦难。儿女长大成人,却没有时间安享晚年,不过看着子女有成,打心底也高兴,用一生贫苦去换子女一生平安。

儿子:男,20至25岁,长相帅气,小时候很维护母亲,长大后想当演员一夜成名,获得星探挖掘如愿成为演员,为和过去的苦难划开界限选择远离母亲重新打造人设,在母亲的生命最后时刻幡然醒悟。

妹妹:女,20至23岁,乖巧懂事,学业有成,孝顺善良,不理解哥哥的行为,三观极正,为了母亲愿意放弃远方的事业,选择回乡工作。

黑老大:男,35岁左右,催账公司老板,有着悲惨童年,内心的善良并未因为工作性质而泯灭,正是应了慈不掌兵义不掌财的预言,最后入狱伏法。

酒鬼父亲:男,40岁左右,爱好喝酒,经常家暴。

大伯:55岁左右,心地善良,愿意帮助母亲一家。

大娘:50岁左右,极其势力,嫌贫爱富,仗势欺人。

儿子童年:7至9岁,厌倦苦难,想当明星,想走捷径改变命运。

女儿童年:6至8岁,乖巧懂事,发奋读书,坚信知识改变命运。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